摘要:
镜头就是目标,镜头也是照相机的眼睛。
照相机是不会思考的,而是摄影师在思考。
人的镜头就是眼睛。
——维利·罗尼

编者按:1968年开始在巴黎,1973年开始在普罗旺斯省艾克斯市的美术大学,维利·罗尼创立了周期性的关于摄影史以及比较摄影图片与绘画的讲座。
在阿尔勒国际摄影节期间,他也举办了一系列讲座, 讲述如何欣赏他的作品,即通过5个要素:耐心、思考、偶然、形式和时间。他在这里举了5个例子以展示得到最好的那张照片的过程,虽然他否认这一点,可实际是给大家上了一堂摄影课。

耐心
我在城市的某个地方闲逛,找到合适的位置后,就不动了。因为我能感觉到这个地方会发生事情。突然一幅照片被献给了我,角度是完美的,我并不想换角度,直接按快门。可同时我又常常感到不满意,觉得刚才太性急了,想起一些在类似的突发情况下拍过的照片:左边或右边挤着太多的人,或者人们已经不在先前的位置了。总之,越想越觉得这个地方应该还会出现另一幅照片,因此我就像渔夫和猎人那样,等待。

塞夫尔-巴比伦,1948年

塞夫尔-巴比伦,1948年
塞夫尔一巴比伦,I948 年
I948年3月初的一个下午,塞夫尔街。天气很好,有一层薄薄的云遮着太阳。我第一次看到太阳低低地垂在这条街的正前方,在地平线上。一些灯使我能认出右边的 Bon Marché 商城。我从远处注意到了随着红绿灯过马路的行人的逆光的形体。我已经取好了背景,把 Lutetia 大酒店的窗罩那怪异的形状包括在内。季节、时间以及天气的偶然组合赋予那些常去的地方新鲜的感觉,一种非凡的魅力。我犹豫不决地停下,怛我已经确定不要错过这个特殊的气氛。我感觉这张照片需要的是特别的耐心。第一张并不令我十分满意:里面的人物占的位置太重,结果把关键部分遮住了。第二张,过马路的行人太分散,而且公交车让人觉得别扭,我意识到边幅照片里其实只应该有一个人。我等到又一次交通停止后重新启动之前的关键时刻,一个着急的大胆女人冲过马路。这就是必须抓住的神奇瞬间。

思考
我一般靠本能和直觉拍照片。我在这一点上比较幸运,因为一些情景的紧迫要求摄影师要有极快的反应。可在安静的时候,思考会带给你不容忽视的好处。有一些照片是在犹豫半天后选择的, 我认为是最好的角度拍的。拍“耐心照片” 的时候我等待,拍“思考照片”的时候我组织,我会试着预测情景的发展。除了极少的例外,我一般不作导演,而是随机应变。


工会代表,巴黎木匠罢工,圣阿芒街,1950年3月
很少有坐享其成的好照片。这即是一个例子。1950年上半年,罢工很多。我为给一个周刊提供照片,骑着麈托车沿着预先想好的路线在巴黎徜徉。我停在圣阿芒街的“巴黎木匠”公司门口,工人们正在等待他们的代表通知谈判情况。我站在人行道上只能看到顶多6个人,有一辆自行车靠墙停着,车的主人帮我爬到车上。站在这个了望台上,我的禄菜相机的取景器就能看到30个人左右,而且很清楚。在合适的时机,我接下快门,代表在右边,表现得很好。很多照片好就好在是从俯角拍的,因为这样,由上至下突出了照片的层次,结构根清晰。

思考
实际上偶然是双面的。一方面是一件完全有可能不会发生的事件突然发生了,另一方面摄影师也非常偶然地在场。可偶然的惊喜是一回事,抓住这个偶然又是另一回事。实际上,摄影师虽然不会白天夜里都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但相机总是在他左右。时刻准备好,是摄影师能否马上反应的前提。摄影师应该具备随时放弃原定计划来拍突发事件的能力。好的 "偶然照片" 并不一定意味着没有思考,偶然是有代价的。

儿童与驳船,从阿尔科勒桥望去,1959年
儿童与驳船
偶然担当了最大的角色的一幅照片绝对是“儿童与驳船”。那时是1959年1月。我在阿尔科勒桥上,看到在塞纳河上逆水而行的一串由驳船组成的巨型“火车”。我拍了 20几张照片后,觉得够了,正准备走,突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是孩子的叫声吗?有可能。我弯腰在下看,看到“火车”的最后一节驳船正从我下面驶过,里面有两个小孩正在玩耍,就像在楼房的院子里一样。我来不及看是否调好拍摄模式,用的镜头对不对,瞄堆了就摁。回家的路上,我的心跳得不是一般的快,直到我把胶卷冲洗出来。我意识到了我刚经历了一个很特别的时刻,如果能得到一幅好照片的话,那真是一个很好的礼物。我最终没有失望,它真的是一份好礼物。我很幸运”。

形式
想表达的艺术家试着让形式与内容绕一。对现实感兴趣的艺术家最关心他展示给人们的作品的内涵。为了让人们感觉到所表达的内涵,应该选择能够展现这个内涵的形式。内涵是艺术家想表达的内容,形式是艺术家的表达方式。

我想更好地强调一下构图,即使拍摄条件不容犹豫也不能不考虑构图,这就是纪实摄影的约束,也是它的伟大之处。因为人的眼睛无法完全掌握按下快门的瞬间镜头所取到的所有元素,眼睛和脑子不可能同时清楚地知觉到所有正在移动的元素,而只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全方位深层次地扫描感兴趣的空间,这是需要时间的。因此纪实摄影面对着一个几乎无法解决的问题,只有不断地练习,而且在对类似情况习惯性反应的帮助下才能相对掌握整体的景象,没有这种整体景象就不可能在作决定的一刹那处理图像的平衡。

儒安维尔,1947年,麦克斯酒馆

儒安维尔,1947年,麦克斯酒馆
儒安维尔,1947年,麦克斯酒馆
一个季刊向我定购一个关于马恩河畔的小酒馆的报道。我已经拍了不少照片。那天是六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在找一些新的机会。这个主题比较难处理,我当时用了6 x 6胶卷所有的12张底片 (这对我来说是很少见的),其中最后6张在这一页上。我们可以看到,笫一张里,跳舞的男人只有一个女舞伴。不久之后第二个女人也来跳舞,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之前,我已经站到了一张椅子上。最后一张,构图不好,可能是因为累了。冲洗的时候,我把它修正并从中提取出最好的部分。

时间
任何照片都有一定的时间性,并且可以有资格描述历史。我的照片几乎都是日常生活的片断。它们并不仅仅为了记录而拍,也不光是为了回忆录作者拍的。可其中大部分仍然为我们生存环境的各种变化作着见证:城市规划、交通工具以及服装的变化等等。纪实摄影师有一个规则,一定要给所有的图片清楚的图注。乔治•佩雷克曾经说过: “唯一紧急的事就是起名,以免忘记”。一定要起名,而且还要标注日期。这是我一向感兴趣的,也让我感动,所以我一直这么做,以免忘记。

波利瓦尔大街,1950年
波利瓦尔大街,1950年
“这幅照片,是我在1950年拍的。我在那儿的台阶上等着,因为我希望有点人从那儿走过。突然我听到一个女人在对她怀里的孩子说话,我等她走到前面 (越过我),然后,奇迹,拍照片有时会发生奇迹:当她走到台阶下,正好有一驾很特别的马车路过——因为I950年的时候,马车已经比较少见了。有趣的是还有城市雇用的工人在修红绿灯,后边是正在用摇篮车推着孩子的女人们,还有正和客人聊天的皮匠,台阶下还有那只小黑猎。这是一幅充满故事的照片!抓拍的照片很少有能包含这么多的信息的。”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