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0月12-14日,去了趟济南,参加以“回顾与展望——从影像本体出发”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暨齐鲁国际摄影周,两点印象让我不虚此行,分享为快。

第一、整个双年展以作品展示、学术交流与研究成果“三位一体”,全面阐释影像本体理论(各摄影媒体已有广泛报道,此处不再赘述),总体策划颇具匠心,值得学习、借鉴(在此也感谢组委会的热情、周到接待和服务);

第二、首次际会战地摄影师詹姆斯·纳切威,通过观看他拍摄的一线战场真实画面,近距离聆听讲座,对纳切威追求摄影工具背后的“反战”、“人道主义”思想立场和价值观,以及作为一名战地摄影师普适性的人类责任感,深刻认同和敬佩。

以下是回京后,搜罗、观看了讲述詹姆斯·纳切威故事的记录片《战地摄影师》和一些文字。分享大家。


记录片《战地摄影师》


一些有关詹姆斯·纳切威的文字,推荐阅读(来自相关记录片):

当我在拍摄战争场面的时候,我是想通过摄影的方式,看是否有可能,让从历史到现在一直存在的战争以及人类的野蛮行为,逐渐结束。

对于这种可能性的想法,似乎是可笑的,是站不住脚的,但正是这种想法一直激励着我。

对我来说,摄影的目的是激发人性和仁慈,战争试图否定人性,摄影则与战争相反,如果恰当的使用摄影,它或许会成为矫正战争的一项重要元素。

你可以想象,一个单独置身于战争中,只为拍摄这些战争场面,告诉世界上其他人,这里发生了什么。那他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他试图为了和平而谈判,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想继续或者想扩大战争的人,不想让摄影记者来报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到战争现场去一次,去感受一下那种恐惧与悲惨。他们会理解,做什么也不如采取行动,试图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的人身上,那也值得。但很多人都不能到现场去,这就是摄影记者为什么去那里的原因,向他们展示那里发生的事,让他们了解战争,停下来关注战争的发展,拍摄出具有强大震撼力的真实画面,去澄清大众传媒可能对读者和观众的误导。去抗议,通过这种抗议,让其他人也行动起来,进行抗议。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觉得最糟糕的感受是:从别人的不幸中受益。这种想法让我不安,我每天都提醒自己。我知道,如果让我个人的野性,战胜了真实的感情,我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我能调整自己决策的唯一办法:是尊重别人,尊重别人的程度,也决定我被别人接受的程度,而只有这样,我才能接受自己。

我是一个目击者,这些图片是我的证词,我记录下来的这些事情都不应该被忘记,但绝不能再重演。——詹姆斯·纳切威


—— 正文结束 ————

花絮。

以下,整个画面,击中我了。
中间画面播放的是:作为一名具有人性和担当责任的战地摄影师,詹姆斯·纳切威在面临屠杀时,几度跪地恳求行凶者放生,结果20分钟过后,还是发生了杀戮。
而包围这个画面的是……,景观(奇观),已无处不在。。。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