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会员刘立昌在个人博客发布了组图《又到麦收季节》(点击查看>>),据说词组照片拍摄于1985年。

作者自述:
一年一度的麦收是农民最忙碌、也是充满希望的季节。我这里编发的一组照片是1985年拍摄的麦收。那时,使用机械化收割的比例很少,大部分靠人工收割,麦子大丰收,全家齐上阵,抢割抢收,孩子们也不闲着,力争颗粒归仓。六月龙口夺粮,说的就是麦收季节。“七成收,八成丢”,虽说农谚,却道出气候的变化无常和农民生存环境的艰难与辛苦,一年辛勤劳动的成果很可能在旦夕间毁灭。
自从进入21世纪以来,农民们收麦也不再辛苦了,平原上是联合收割机来往奔驰,以前忙忙碌碌的麦收场面已经不再,蘑菇堆一样的麦秸再也没有了,那些曾经的镰刀,石碌,木锨等等麦收农具也都已很快的退出了人们的生活,中国农民梦寐以求的农业现代化终于来到了眼前。

部分图片:















我的评论:
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儿时的农村。

同样的水壶,甚至同样的喝水姿势,同样的拉麦子的驴车,同样的娱乐……
我们小时候玩的更嗨!
在打麦场上堆积的一个挨一个的未脱粒的大个的麦垛子中,我们挖通了“隧道”,然后几十个小屁孩分两伙,玩捉迷藏,太有意思了……

回想当年,物质岂止不丰富,简直太贫乏了
谁家有个24寸的黑白电视,放到大院里,每晚都会像看电影一样聚集几十甚至上百个人来看霍元甲、陈真一类的电视剧,以及冰封、燕舞广告。
大热天,在院子中间铺个席子睡觉,收音机就是我跟弟弟的最好玩具,听着熟悉的流行歌曲或者咿咿呀呀的蒲剧(山西南部流行的地方戏曲)
也没觉得日子过得苦,反而觉得非常快乐,为啥?

想想,觉得是因为我们彼时的生活与多年来形成的农耕生活的文化环境、精神环境是匹配的,所以很融洽
而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了,但为啥却总是回忆起小时候的情景,而且认为是最好的?
就像今天,端午节,在外十几年,吃了各种粽子,甚至包装精美的所谓高级粽子,但总觉得没有一个能超过儿时我奶奶做的粽子,想想,并不仅仅是粽子本身,而是整个包粽子、煮粽子、吃粽子的过程所透射出的那种现实生活与文化环境相契合所带来的惬意感。

现在呢?
当“城市化”国策不能再为GDP贡献动力时,农村人的大多数又被回到了乡村,但大部分已经不懂得种地,失去了在农村生存的本事。加上从内到外已被“城市的物质化”洗脑,生活价值观已彻底改变,比如高昂的结婚费用(我们老家结婚需要20万,不算盖房子),已使这些返乡人,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惬意的生活;
一部分像我一类的依然留到了城市,但高昂的安家费(房地产)和不公平的教育成本,使我们变成了为了理想或生计而拼命、挣扎、纠结的各种“漂”(北漂、上漂、广漂、深漂…),想象现代城市人一样生活,发现钱不够;想象原来乡村一样的生活,发现没时间。。。
下一步,为了维系GDP的增长,以使所谓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能保持,甚至赶超第一,农村人又要被变成城镇人了。这意味着农村人将彻底告别数千年来赖以生存的土地。
在资本魔力的驱动下,为了生计,人们像热锅上的蝼蚁一样……

诚然,社会进程无法阻挡,现代化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各种便捷,也不见得是坏事
但经济现代化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社会、文化环境呢?
试问,谁在重视,并努力践行?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