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鄂伟老师《每日图文#557--四月风一周回顾(2.24-3.2)》中有关教育话题的言论,引发了我的思绪,抑制不住的回顾了一下过去。但更重要的是展望未来,为子孙后代而尽力。
罗大卫的《中国梦下寒门子弟和中产阶级》(http://luodawei.blog.siyuefeng.com/)展示了王洋的纪录片《中国门》以及全部文字记述,高三学子们的路只有一条——高考。今年我的女儿就将迈入高三的门槛,纪录片我和女儿同时看了,学校老师的教育方法,女儿说,简直和她的学校如出一辙。哪里有什么素质教育一说?早在去年高二,女儿的体活课就只成了摆设,上级领导检查时,班主任交代学生们一定要说体活课正常在上,明显的欺骗。但如今,谁还管他欺骗,女儿即将进入高三,她也会如纪录片里的学生们一头埋进书本里,我们做家长的别无选择,感叹“自古华山一条路”。
以上为鄂伟老师《每日图文#557--四月风一周回顾(2.24-3.2)》内容,详见:http://ewe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8863

以下是我的回复:


现实的确是“别无选择”,但我们总得尝试尽力使其变为“有所选择”,至少到我们孩子、孙子时代时能“有所选择”吧。而“有所选择”绝不是等来的,而是争取来的。争取,就不离开每一个活在当下人的努力,自然也离不开我们摄影人能立足摄影观看、记录、发声。

回想我生长历程中与中国式教育乃至人性的四次磕碰,虽在当时被学校甚至大家视为异类,但现在看来,真是幸事呢。

1. 小学时代:
三年级时的一次考试,我得了全校第一、全乡镇第三。心想,这次应该给我发奖状、奖品了吧(钢笔、铅笔盒、笔记本一类)?结果所谓全班民主投票的结果,票数依然是一年级、二年级的延续:班主任儿子第一、数学老师儿子与班花并列第二、我第三,可是奖状只能发三个人。。。印象中我当时特伤心、甚至抑郁了一阵子,总觉得哪儿有问题,才让我那么不舒服。学习成绩也开始一路下滑,直至差点没考上初中。也不再在乎什么优秀学生、三好学生、学雷锋好标兵之类的奖励,当然也从未拿过。

2. 初中时代:
那时的同学,都把入团看做一件积极向上的事情,我也不例外,记得当时非常认真的写了入团申请书,但被拒绝了。后来发现,只有两类人可以入团:一类是学习特别好、在学校考核、县里比赛中为班级、为学校争了光的,二类是跟班主任关系特别好的捣蛋生。我学习中等偏上,也不捣蛋也不善于与班主任好,所以没资格入团。我当时就发誓:绝不再入团。

3. 大学时代:
1)班指导员是系党委书记,是从数学系党委书记岗位调过来的,当时,几乎全班同学都觉得他不懂艺术生,整天搞思想政治工作,只知道传达学校领导指示。而他所要做的重要工作之一便是:让班里所有的同学都变成团员,然后再发展几个党员。在所有不是团员的4个人中,我是最顽固的一个,指导员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找系主任、找我叔叔(艺术系老师)、班长等班干部跟我谈话,绕磨硬泡、威逼利诱,甚至把:“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给整个班级抹黑”的帽子都扣给我了。我最后说了一句:我没兴趣入团,也不相信团,更不会因为加入团、加入党可能会得到更多好处而入团,所以请你们别再找我了。所以,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团员证是个什么样子,当然,也没兴趣知道;
2)我当时酷爱书法,几乎每天都要悬臂临帖(汉隶《张迁碑》方拙、古朴一类)2-3小时,也跟地区书法家协会几位老师走的比较近,也偶尔参加一些他们的笔会和交流会。当我们班里要开书法课时,忽然来了一位虽白发苍苍但仍血气方刚的中老年人,第一堂课就是介绍他写的书法三字经、并兜售一些毛笔、宣纸、镇尺一类的东西,跟个江湖游医似的。搞书法的人都知道:学中国书法最讲究继承和创新,而且是不可逆的。如果没有传承根基的所谓书法,其实只能算是写字或画字。而这位老师的“书法”,不仅没有任何传承,而且匠气十足。教学套路,不是让大家临习传统碑帖,而是他写的“道法自然”四个字,让大家描红和临摹。看着大部分的同学都听话的跟着写了,我很难过。于是,躲到一个角落临习自己的汉隶《张迁碑》。此老师来了一句:有些人不想跟我学,我还不想教他呢?我回了一句:你想教,我还不想学呢!
老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就找辅导员(系书记)谈这事,他的回复是,等系里开会研究一下吧
可是左等右等没有消息,我又找系主任,系主任也说:再等等……
忍不了了,于是我写了一份信,大致内容是:说明实际情况,并建议学校到书法家协会给我们请一位书法老师,而这位老师可以到中文系、政史系去教写字课,但在艺术系教书法课,他不称职。并找了支持的同学签名,然后把信投到了校长信箱。
一天后,辅导员(兼系书记)来找我,说你怎么能这么干,你知道吗:这位书法老师,可是校长的朋友,是校长把人家从外地请过来任教的……
我,瞬间心灰意冷……
到后来,这个老师开始跟我套近乎,邀请我到他家里吃饭,因为他知道我是班里的专业课尖子,也是书法方面最有发言权的,同学们比较看重我的态度,我老是不上他的课,让他面子很过不去。
再到后来,我觉得他也不是坏人,只是水平太低,所以心一软,也就算了,硬着头皮跟大家一块上课了
然后他竟然变本加厉的让我给他在同学们中间,兜售他的书法三字经书和书法用品……我……

……类似经历还有不少,但时间关系,暂此了。

可能是因为有了两个孩子,而且他们正一天天长大吧
所以对中国教育话题异常感兴趣,因为:
作为父亲,我不想让他们再像我一样,真正的学习、提高都是靠自己的兴趣去艰难的捕捉各种机会,而整个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因为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和人性原因,给我的大都是我不想要的,跟我真正成长也没啥关系的东西。


-- 也是此文的另一个回复 -----------------------------------------------------------

鄂伟老师说:
罗大卫的《“惩罚”口诀&中国教育文化》(http://luodawei.blog.siyuefeng.com/)里面看到了作者一家四口的和谐自由相处瞬间,而且他们家还按照老大到老四的顺序排列,有意思。但沉重的中国式教育文化,你们家的的老大和老二就会遭遇,就会踏上这条漫长的路途。中国式教育不是我们怎样看待,而是每一位孩子家长必须面对,唯成绩论优劣的压力一天不除,就难以谈及孩子的自由、创新的视野。

我的回复:

鄂老师读的好,后面说的更好。“自由、创新”,是我们整个民族最稀缺的品质。
作为父亲,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一方面身体力行、言传身教的影响孩子们及孩子的孩子们;
另一方面就是尽一份现代社会公民的责任,积极用言、行参与教育、文化乃至社会改良进程。
还是那句话,虽然力量微弱,但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唯有尽力。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