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放一首低劣的煽情音乐,逢人就点头哈腰”的地铁流动乞讨者;对四肢及全、年龄也没大走道吃力的街头蹲点乞讨者,对学生打扮头低到怀里地上写一堆“要钱理由”的街头蹲点乞讨者,对一个妇女背一个孩子,牵一到两个孩子的沿街乞讨者;对略有几分姿色,猛然窜出开口就:“大哥,我想问问……”的变种乞讨者,等等,一副可怜样或装出一副可怜样,啥也不干就伸手要钱的,我从来都视而不见。但今天带女儿去798看展览,途中替父亲办事路过西四地铁站时,看到原创"倒写书法"的敖龙传,还是被吸引、被鼓舞了(人失去双腿都能坚持,我四肢健全为啥要放弃?)。所以一边和他像朋友一样平等、不设防的聊天、一边拍照,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八卦的是:我“诡异”的女儿在现场等的有点不耐烦,提醒一次无效后。慢悠悠中些许调侃的跟我说:爸爸,你是不是忘了走了?哈哈……,我、敖龙传及旁边围观的路人都乐了,于是我跟女儿去798了。晚上到家后,写下了这篇不到位的图文,希望能真正帮到身残志坚、有人格尊严、自食其力的敖龙传。

正在”倒写“的敖龙传及驻足观看者。

自创"倒写书法"的残疾求生人——敖龙传
图、文/罗大卫
 
今天上午10点,偶然看到一名靠两个塑料矮凳子移动失去双腿身体的男子,在北京地铁4号线西四站西南口附近的马路牙子上,用不同颜色的粉笔“倒写书法”,表达着自己求生、养家的艰难和坚强,以及对热心人的感谢和祝福,“1元、5元…”,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施舍、拍照,而这名男子仅仅是报以浅浅的点头致谢。

这名男子名叫敖龙传,今年42岁,半个多月前从家乡湖北省竹溪县蒋家堰镇洞沟河村来到京城,靠自创的“倒写书法”吸引、打动热心路人,获得施舍收入,为已被一本大学——武汉体育学院录取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应届高考生儿子,准备一份1万元的入学金和数千元的生活费。

“但谈何容易”,敖龙传说:“像我现在因为行动不便,找写字的地方就得用去不少时间,一个月也就能写10多篇。一篇字一天也就能挣100多到200多元,加上自己的花费,一个月能留下二到三千就不错了。为儿子凑齐这笔大学入门费,是我目前最大的心病,儿子那么争气,我不能让他失望……”

敖龙传正在讲述自己的经历。

据敖龙传介绍:自1996年正月二十九中午12:00自家盖房时被大石块砸断双腿后,他的人生就与艰难、迷茫、无助挂上了钩,但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要放弃,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一直在鼓励、支持着他,而且还在他出事后次年的正月二十六为他生下一个争气的儿子。为了报答妻子的这份恩情,在经历了短暂的”求死“折磨之后,他快速的踏上了求生、养家之路。

刚开始时,因为孩子还比较小,生活压力并不是太大。因此,在村里开的小卖部基本可以维持生计。但随着孩子的长大,花费也越来越大。为此,2001年春节后,敖龙传只好关掉生意清淡的小卖部到十堰市找了个擦鞋的营生,一干就是6、7年,但终究还是因为行动不便,擦鞋的收入也是难以满足与日俱增的生活费用。

万般无奈之下,他在没有任何人指点的情况下突发奇想,想到了用“粉笔倒着写字”这个事情,并经过几个月的”闭关苦练“,干起了”倒写书法“卖艺的营生,一直做到了今天。期间在武汉、广州、上海等一线大城市都呆过。

虽然日子依然艰难,但也让敖龙传觉得他的人生依然充满温暖和希望。他说:”虽然我家很穷,但我们活得很有尊严,十村八店的都用我的事迹来教育自己的晚辈,因此相邻都很尊敬我们。而我们的儿子也很争气,能考上一本在我们那一带农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我现在苦点、难点没啥,儿子就是我们未来的希望。“















后记:事后电话得知,他每晚都会找公共厕所洗澡、洗衣服,确保自己身上没啥味道。至于睡觉,“在广场上找个长椅就可以了,反正夏天天热”,敖龙传轻松的说。


附1:
有点巧合的是:今天出门前,十四年都没拿毛笔写过字的我,在老爸桌子上摆放的万次书写纸上,提起毛笔随意的写了“龙人”二字(照片为字迹微干时拍摄)。



附2:把敖龙传、路人和我都逗乐了的女儿。

女儿在映画廊今天开展的《街裱》某张作品前。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