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的摄影进步,还需要师徒文化吗?